偷窥是私家侦探的职业天性

偷窥是杭州私家侦探的职业天性,而侦探从垃圾堆中寻找灵感却是约翰·纳扎里安的独创。

在灯红酒绿的好莱坞,有一群人备受影星或富豪夫人们的青睐,这就是私家侦探。53岁的约翰·纳扎里安是私家侦探行业中的一员。没有人相信,一个开着名牌跑车的人,会在深夜偷偷翻弄令人恶心的垃圾堆,但这就是富有专业精神的纳扎里安经常干的事。从跟从好莱坞名人的行踪,到翻找名人丢弃的垃圾,再到从垃圾中寻到宝,由于对私家侦探事业的热爱以及对女性客户的忠诚,纳扎里安从男人们的不忠中挣到了大钱,成为洛杉矶地区最昂贵的私家侦探,每小时收费400美元。同情好莱坞最有名的私家侦探,但立场坚定——我不想蹲监狱 我不搞秘密收听。在好莱坞,安东尼·佩利卡诺曾是最为出名的私家侦探。但目前,安东尼·佩利卡诺正面临秘密收听与胁迫等100多项罪行指控。纳扎里安提到,每当一些名人外出度假时,总会有一些人搞小动作、想方设法秘密收听到私人生活的秘密,这完全是精神不正常。纳扎里安说:“类似佩利卡诺这样的私家侦探,他们做得太过分了。如同调味料加入了太多的大蒜一样,这完全变味了,我不需要这么做。”对于自己为何不搞秘密收听,纳扎里安说:“我老了,不能再去蹲监狱。”他说,作为一名从警察转行的私家侦探,他知道犯罪与工作的界限在哪里。家庭诉讼律师莉萨·迈尔说,在碰到纳扎里安前,他观察过很多私家侦探的眼睛,“我总是不满意大部分人的古怪眼神。为我工作的私家侦探中,大部分人我都不信任,但我信任纳扎里安。”在迈尔处理一桩诉讼时,纳扎里安曾跟从一名丈夫到墨西哥与妻子和解,但随后这个男人失踪5天。最终,纳扎里安发现了这不忠的丈夫与情人在一起,帮助律师找到了可靠证据。对于正式注册过的杭州侦探公司,纳扎里安颇有些愤愤不平。他认为,他与其他所谓正规侦探没有共同语言,这也是他不与其他侦探合伙的原因。纳扎里安认为,私人侦探中很多人都是无耻之徒,大多会被金钱所击倒。20世纪90年代初,纳扎里安曾被指控向好莱坞与被告人出卖属于机密的警察书面陈词。为此,纳扎里安反驳称:“我怎么能迫使警察局长给我东西呢?我用什么型号的手悭指着他呢?”最终,检举方并未对他提出任何指控,也未找到任何出卖情报的证据。如同好莱坞最著名的私家侦探安东尼·佩利卡诺一样,53岁的约翰·纳扎里安也从事私家侦探工作,只不过是还没有佩利卡诺出名。即便是还不太出名,纳扎里安的敬业态度,还是吸引了名人配偶的信任,业务很繁忙。纳扎里安身材魁梧,戴墨镜的酷相,显得与其职业颇为吻合。开着心爱的红色Scion跑车,选择深夜里活动,这是纳扎里安典型的工作方式。已经是晚上10时,纳扎里安正奔赴比佛利山庄(名人与社会名流居住的地方)丢弃的垃圾堆积处。作为私家侦探,纳扎里安总把整堆垃圾视为无价之宝,作为自己的考古点。在他看来,垃圾堆里一定藏着有价值的碎片证据——比如类似财务账单、处方药瓶、红酒瓶,以及其他任何可以进行DNA检测的东西。他开玩笑地说:“我非常渴望能发现避孕套。整天翻垃圾堆,找别人用过的废物,这是一种很让人恶心的工作。”有一次秘密行动中,纳扎里安选择了黑色打扮,胡子像两只蝴蝶翅膀,戴着一副墨镜,看上去像一个危险人物。不幸的是,这次他没有找到有用信息,虽然这已经是第二次来到该垃圾堆处。他决定稍后再来搜索垃圾堆。这次,纳扎里安是受一名女性客户的雇用,调查丈夫对自己不忠的证据。他对这位妻子说:“相信我没有错,我会找到有用的垃圾!”几个星期后,纳扎里安向客户报告说,他发现了她丈夫不忠的证据:情人验孕的大量血迹,以及大量的酒瓶。杭州侦探对于自己的这种调查,他自己都不清楚应如何界定,他只是说这是家庭法律诉讼事务。尽管对犯罪事务知之甚少,但家庭诉讼事务还是占纳扎里安整个业务的百分之七十。在以前的工作中,他曾被很多好莱坞名人雇用过,其中包括佩姬·李(好莱坞爵士乐女歌手,曾保护这位金发碧眼的女星免遭狗仔队袭击),担任过老影星迪恩·马汀、怪异亿万富婆桃丽丝·杜克的男仆,甚至还得到过CBS总裁兼维亚康姆总裁莱斯·穆恩福斯、灵魂乐歌星安德里亚· 汤姆森的雇用邀请。纳扎里安表示,大概20多名好莱坞男影星的妻子都曾聘请他做过私家侦探,她们的丈夫大多数有“寻花问柳”的丑闻。纳扎里安拿出了最近搜捕到的“猎物”:富豪们的性用品包装盒,被撕碎的色情图片。他叹息说:“这不是一份光荣的职业。” 由于男人们的不忠,纳扎里安因此挣了很多钱。纳扎里安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无数次提到,他是洛杉矶地区最昂贵的私家侦探,预聘费用是1万~2万美元,然后每小时收费400美元。纳扎里安介绍说,他的大部分客户是女性,这很容易理解其中的奥妙:他看上去粗壮如牛,却极度忠诚于客户。对一些女性的离婚诉讼来说,她们往往依靠丈夫生活,很难得到公平待遇,只有依靠私家侦探获得争取利益的证据,而纳扎里安能帮她们做到这一点。当然,纳扎里安也非常受富有女性客户的青睐,因为她们都想知道丈夫到底会睡在哪里,要求私家侦探短暂跟从自己的丈夫一段时间。纳扎里安提及,他经常光顾比佛利山庄的别墅区,查看某处豪宅是否倒出垃圾。他开玩笑地说:“男人们经常喊压力大,而女性的压力也够大的。”纳扎里安透露,从事私家侦探前,他从事过多种行业——殡仪馆的工作、监狱警卫、重型设备的装卸工,还从事过草坪开发,担任过旧金山郡治安官助理等。纳扎里安喜欢媒体的聚光灯,曾在一部电影中扮演角色,扮演的正是私人侦探。当然,纳扎里安的出名,还在于他曾是旧金山第一批公开同性恋身份的警察。目前,小有名气的纳扎里安组建了一支属于自己的“专业队伍”。其构成情况是:一名前比佛利山庄警察,专门负责笔迹鉴定;一名审计师,专门负责清理有关财务;一名技术人员,专门负责利用全球訂位系统跟从有关车辆;一名欧洲私家侦探,专门负责跨洲的侦探事务。纳扎里安表示,他会选择尽量与警察合作,尤其是洛杉矶警察局的危机处理部门(专门负责名人犯罪事务的部门)。79岁律师沙雷尔·特普号称洛杉矶律师界受理离婚案的“老大”,而纳扎里安曾受特普雇用的唯一一名侦探,担任传票传递与名人幕后资产调查。特普说:“最突出的是,他是一个诚实的人,也是一名守法的侦探。”

在杭州私家侦探看来,垃圾堆里一定藏着有价值的碎片证据——财务账单、处方药瓶、红酒瓶,以及其他任何可以进行DNA检测的东西。

杭州私家侦探联系方式:0571-85750390

杭州私家侦探-俊助调查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