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侦探是一把双刃剑

近年来,国家对私家侦探的法律政策有所松动。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高法《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施行,允许不违反第六十八条构成非法证据的私人录音和录像作为证据。同年十月,依尼斯联盟要求国家工商总局出台《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第四十五类即“由他人提供的为满足个人需要的私人和社会服务;为保护财产和人身安全的服务”,允许注册的细类有提供私人保镖、侦探公司、寻人调查等“安全服务”。十月二十九日,“重庆邦德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申请注册“邦德”侦探服务商标。但注册商标并不等于许可经营,目前国家还未明确允许私人侦探经营。从司法实践来看,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川泸州市龙马潭区法院在一起三年未执行的民事案件中,原告请求法院允许私家侦探介入,十余天就促使执行完成,法院对私家侦探兑现了奖励。事实表明,私家侦探提供的私力救济除与公力救济存在竞争关系外,还有配合补充功能,一定程度上可弥补公力救济缺陷,如私家侦探在证据调查、商业资信调查、打假、寻找失踪人口等方面有比较优势。私人侦探有无存在必要,关键取决于社会需求,不能因其初创阶段有违法嫌疑就一概禁止。若许可其存在并作适当的法律规制,制订有关法规、规章、职业规范,并对其侵权案件依法处理,也许更有助于维护社会秩序。

私家侦探利用专门知识和特殊技能为社会提供调查服务。私人侦探早已存在,但作为一种职业发端于十八世纪欧美国家,现为一种世界性现象。二十世纪初,公共警察力量加强令其发展受限,后其服务重心从犯罪调查转向综合性危险预防。一九六零年代以来,美国私家侦探业发展成私人保安业,出现明确分工,如业务种类分为调查、警卫、押运、测谎等。我国古有私人保镖,后发展为镖局。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作为现代职业的私人家侦探在我国生长。

一九九三年九月七日,公安部颁布《关于禁止开设“私人侦探所”性质的民间机构的通知》,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开办各种形式的民事事务调查所等私人家侦探所性质的民间机构。通知载明:这些机构营业范围、权利义务等无法律依据,经营业务有公、检、法、司分工管理,一些经营手段违反法律规定,行使了国家执法部门的部分权力。通知要求对现有此类机构“认真清理,会同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予以取缔”,禁止开展如下业务:受理民间民事、经济纠纷;追索债务;查找亲友;安全防范技术咨询;受理涉及个人稳私方面的调查。但禁而不止,我国许多城市皆有私人侦探公司。

取缔私人侦探的理由:一是担心私人侦探以营利为目的,易侵犯他人人身安全、自由、隐私等合法权益,成为心怀不轨者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工具,易受雇成为商业间谍或走向黑社会;二是认为侦查权应由国家垄断,私人侦探可能妨害国家侦查和司法机关正常工作,影响国家权威。但在现行法框架下,私家侦探为自身存在和长远发展,通常不会选择短期自杀性行动战略。尽管我国目前私人侦探良莠不齐,但成功和明智者都选择了与我调查类似策略。决非有钱就赚,并特别谨慎,只使用合法手段和器材,且注意不与公检法机关冲突,尽可能采取合作策略。生意再好也不会扩大规模,怕出现不必要的麻烦:私家侦探是一把双刃剑,被恶势力利用的话后患无穷,要将这把剑掌握在自己手中。

杭州私家侦探联系方式:0571-85750390

杭州私家侦探-俊助调查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8